《何以为家》:生而不养何以为家

12岁的扎因,在一个摇摇欲坠的混凝土高层建筑中长大,他是家里的长子,为了养活自己和妹妹,他被迫工作,为当地的杂货商送货,拖着比自己个子还高的轮车到处奔波,搬运沉重的货物,还要替父母照顾妹妹生活一团糟。因为家里穷父母还要养很多孩子,扎因控告父母,他希望所有不能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的父母都不能拥有孩子。

父母只管生,不管养,将孩子当做摇钱树和免费劳动力。他们不但不能给孩子带来快乐,只会给他们带来苦难和折磨。现在做什么都要考证,做父母却不需要考证。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配当父母,也并不是生了孩子就自动成为妈妈。他们只图一时的快活, 为人父母,应该全力以赴。没有责任感,何必生下他?让孩子受苦。

《何以为家》是由黎巴嫩、法国、美国制作的剧情片,由黎巴嫩导演娜丁·拉巴基执导,赞恩·阿尔·拉菲亚、约丹诺斯·希费罗联合主演。该片于2019年4月29日在中国内地上映。

《何以为家》最开始的译名叫《迦百农》,它曾与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和第71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失之交臂,但整部作品的制作时间却长达五年之久,光是实际调查就用了整整三年时间,更启用了真实生活在影片背景当中的人担任演员,真实还原了黎巴嫩底层社会的现状。电影主角赞恩原名—赞恩·阿尔·拉菲亚,赞恩并不是专业的演员,他是一名叙利亚难民。在拍摄电影时,当时12岁的赞恩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。出生于叙利亚的他,以难民的身份与家人逃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市并在那里居住了八年。

电影中的大部分演员都是非专业演员,在拍摄期间娜丁花费了很多时间来引导演员,力求带来最自然的表演,且大多数演员都与影片角色有着的相似经历。

《何以为家》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,原型人物是赞恩,他是影片中的男主角,他本色出演,了自己的故事,现实生活中,赞恩是叙利亚难民,为了生存下去他和家人逃离到巴黎,虽然赞恩已经12岁了,但是他从没有接受过教育,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写,每天吃不饱穿不暖。赞恩是家里的长子,他从生下来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,为了养活家人,他被迫工作,还要替父母照顾好弟弟妹妹,明明家里负债累累,然而父母还要坚持养育更多的孩子,因此赞恩控告自己的父母。

对于赞恩来说,父母将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,就有义务将孩子抚养成人,而不是让孩子受苦。自从《何以为家》上映之后,赞恩摆脱了穷困的生活,并且和弟弟妹妹都上学了。

有生皆苦,但罪在人祸。对于父母胡乱生育、生而不育的诘问再用力,也只是停留在表层。新移民每况愈下的生存状态更非一日之寒。在拉巴基的样本中,瘦弱的赞恩与其说起诉父母,不如说在起诉整个世界:如果没有能力抚养,就不应当生育;在苦难的土地上,无论大人小孩,生存即是罪罚;而这一切苦难的根源,并不在于地狱中人。

某些出生,即已无家可归;唯有揉碎,才能重塑家园。“你发誓你会活得有笑容”。

熟悉的社会颠倒过来,于是显得破败不堪。大多数人死于非命,大多数人无家可归,大多数人噙着泪微笑,大多数人的降临即是离开。

心理学家阿德勒曾说:幸运的人,一生都被童年治愈;而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。愿每个人的童年都能被温柔以待,愿世界和平!

这部电影的导演娜丁·拉巴基(Nadine Labaki),1974年2月18日出生于黎巴嫩巴布达特,黎巴嫩导演、编剧、制作人、演员。

2007年,自编自导自演个人首部电影《焦糖》,该片入围第6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。2011年,自编自导自演的剧情电影《吾等何处去》入围第6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。2014年,主演喜剧电影《荣耀的代价》。2015年,担任第68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评委。2018年,自编自导自演剧情电影《何以为家》,该片入围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,获得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奖。2019年,担任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评审团主席。

虽然拥有美丽容颜、漂亮身形,也演过不少戏剧,不过,对于黎巴嫩导演娜丁拉巴基来说,一直以来的功课,都是做导演。

她的关注点,总是黎巴嫩的深层现实:面对困境和疑虑的,也许是女人,也许是孩子,也许是某些陷入泥沼中的人。

“我关注的,不仅仅是女性,更是人们。别人总说,我太理想化,但是,也许就是理想的聚光灯,能照亮阴暗中不被人瞩目的角落吧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