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洲杯决赛移师罗马? 这只是意大利总理的空想

意大利队获得A组第一以后,已经告别了罗马主场。意大利队即将在本周六出现在温布利,和奥地利进行1/8决赛,如果进展顺利,他们有可能在慕尼黑举行的1/4决赛遇到比利时。

7月3日,罗马将主办最晚开球的一场1/4决赛,这之后的比赛则将全部移师伦敦,半决赛和决赛都在温布利举行。而曼奇尼则老早就说过他的目标:“到达温布利,决赛的温布利!”

然而,由于英国疫情突然出现恶化趋势,印度毒株已经取代了英国自产的英国毒株成为流行病毒,有关欧洲杯半决赛和决赛易址的说法从未停息。而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在6月21日的发言,更让这一话题变得尖锐起来。

在柏林会见默克尔后,德拉吉说出了这番话:“我将致力确保决赛不会在疫情恶化的国家进行。”这个国家当然就是指英国。而德拉吉直接就把罗马列为候选,而他眼中的关键,是将罗马奥林匹克球场允许入场的观众数量从目前的16000人加到32000人。他表示这种时候“需要政治意愿的干预”。实际上,在罗马差点像毕尔巴鄂和都柏林一样,失去主办资格的时候,也是德拉吉亲自出面,为意大利足协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。

然而,德拉吉的想法恐怕只是一厢情愿。欧足联目前的立场坚定:“我们绝对不会离开伦敦”。其实,普拉蒂尼时代的欧足联让2020欧洲杯分散到全欧洲举办,其实是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或者基础的,就是FINAL 4放在伦敦。这不仅因为温布利的盛名,还因为伦敦作为一个大都会城市,本身拥有绝佳的硬件环境。如果不是发生极端不可控的问题,伦敦FINAL 4主办城市的资格是很难被剥夺的。

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,我曾解析过,为什么2020欧洲杯没有改到1个国家举行。这种可能性其实是欧足联考虑过的,而英国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候选国家,因为接种疫苗的进度,一度让伦敦成为欧洲最有希望摆脱疫情的大城市。然而,欧足联否决整体移师一个国家的决定也是正确的,因为这就是一场赌博。万一这个国家的疫情突然激增,欧足联没有替代方案。当下英国的疫苗接种速度就输给了印度毒株,6月20日的数据是9284例感染,6例死亡,意大利则是881例感染,17人死亡。

德拉吉等政客之所以想到“夺走决赛”,是因为欧足联和英国政府之前的一场博弈。因为英国政府的旅行限制,欧足联的2500名VIP客人前往FINAL 4时反倒将会面临多种限制。所以,欧足联对约翰逊政府发出了移师布达佩斯的威胁,但这更多是像切费林配合着唱黑脸,以便让约翰逊不必在要求采取严厉防疫措施的政敌面前太难堪。实际上就在欧足联发出威胁的时候,约翰逊政府就已经在出台相应政策,例如建立特殊通道,使这2500人来去都位于“泡沫”之中,才化解了这次危机。

必须要说明的一点是,比起德拉吉,切费林此时更需要的是约翰逊。不仅在于欧洲杯按原计划完赛,将会是他个人的一场胜利,也会是约翰逊的一场胜利,更重要的是,切费林短时间内肢解欧超,约翰逊曾提供了决定性的援助。正是约翰逊对英超6君子发出强硬威胁,包括引进德国式“50+1”,或者是课以重税,英超6君子神速退出欧超,而且对欧足联和英足总、英超联盟认罪伏法。

实际上,移师布达佩斯的想法也是说说而已,欧足联要求主办国保证至少25%的入座率,但这并不是怂恿各国彻底放开限制,这里从球队的严格防疫流程就可以看出。然而,布达佩斯完全成为了欧尔班的宣传工具,体育场爆满,就像新冠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并不是欧足联不满意匈牙利主场的狂热,或欧足联干脆希望匈牙利疫情没有好转,想和欧尔班搞对立——其中真正的原因是,在匈牙利的狂热主场面前,欧足联害怕了。防疫这件事,谁炫耀谁倒霉,在疫苗没有全面覆盖之前,如果匈牙利球迷毫无顾忌,不戴口罩,也没有任何社交距离限制,一旦当地疫情在欧洲杯结束后出现反弹,欧足联可能卷入一场政治争论的漩涡中,甚至会有人指责,是他们给各国政府施压,要求开放球场的。

实际上,欧足联从未要求过开放100%。但此前,欧足联被批判只顾商业利益,不顾防疫要求的先例是有的——2020年春天,意大利伦巴底、西班牙马德里、英国疫情爆发,欧足联坚持举行的欧冠淘汰赛就掉入过舆论漩涡,其中亚特兰大vs巴伦西亚一战,甚至被意大利媒体称为“生物核弹”。

有意思的是,尽管德拉吉公开表示要夺走决赛,意大利足协却没人要求FINAL 4搬家,因为主席格拉维纳清楚,欧足联绝不会放弃伦敦。他干脆公开表示:“我坚决否认搬家的假设。”除非欧足联自己迈出第一步,否则,罗马下一次举办大赛的决赛,只能等待意大利对2028欧洲杯主办权的申请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